石庫門是上海獨具特色的建筑 田子坊則是另外一種

來源:京城在線   2016-01-18 01:52  編輯: 徐彥   人氣:

導讀:石庫門是上海獨具特色的建筑。談論起石庫門的改造,上海的新天地、思南公館是一種改造模式的代表,而田子坊則是另外一種。 1月16日,在上海舉行的第三期SEA-Hi論壇上,復旦大學教授于海表示,田子坊成功背后的博弈,除了利益,更多的是理念、模式、價值和情感,這為博弈論提

  石庫門是上海獨具特色的建筑。談論起石庫門的改造,上海的新天地、思南公館是一種改造模式的代表,而田子坊則是另外一種。

  1月16日,在上海舉行的第三期“SEA-Hi”論壇上,復旦大學教授于海表示,田子坊成功背后的博弈,除了利益,更多的是理念、模式、價值和情感,這為博弈論提供了一份非經濟學理性人的案例。

  “田子坊作為很好的社區復興的案例,希望在今后的城市更新中不是孤案。”于海如是說。

  城市更新不能舍棄社區復興

  上海石庫門開始出現于19世紀70年代,主要集中在今天的黃浦區、虹口區、閘北區和靜安區等中心城區。

  到了上世紀90年代,大規模的城市改造開始了,動遷成為改造的主要模式,石庫門的數量也越來越少。

  據2015年最新數據顯示,上海現存較為完整的石庫門街坊約173處,共有石庫門里弄1900余處,建筑居住單元5萬幢,目前仍有約200萬居民居住在石庫門里弄中。

  2015年,上海各領域知名學者聯名發起了“石庫門申請世界文化遺產倡議書”,力爭將上海石庫門申遺列入“十三五”規劃。

  在石庫門的改造案例里,改造后的新天地和思南公館不僅保留了上海城市最具特色的建筑外殼,而且讓更多人看到了歷史的價值。

  而相比于田子坊的改造,于海認為,新天地和思南公館的背后都有很強大的發展商,但田子坊沒有。而且按照原先規劃,作為日月光項目的一部分,這片里弄是要被拆掉的。

  拆與不拆的兩種方案在不斷博弈,這并非只是為利益展開。

  于海告訴澎湃新聞記者,田子坊雖然并沒有很多優秀歷史建筑,但其重要之處在于生活、社區,之前住在新天地的居民都搬走了,而田子坊的居民還在,鄰里關系還在維系。

  “原先的動遷模式中,一個地方的磚塊拆掉了,人和人的關系也隨之消失,社區聯系也沒了。未來的做法應該是在改善原住民居住條件的同時,仍能保留、延續他們已有的社會交往。如果物理環境改變了,人卻變得更孤獨,這會讓人很揪心。環境中最重要的是人、情感。”

  而關于田子坊的成功,于海認為還有另一個重要原因,那就是田子坊將一個舊里弄空間做成了新的創意產業和時尚消費空間。

  于海表示,雖然這是上海過去三十年空間生產和重組的大文章中的一篇小文章,但足以發展出新的空間理論,“原來我們將行動者的能力換算成他的知識能力、金錢能力、組織能力等,很少想到空間能力,包括對空間的支配能力、創造能力、營利能力等,這也將成為未來考驗行動者的因素之一。”

  雖然沒有土地開發、居民動遷,但田子坊卻從一個普通社區脫身成為一個世界級的、新的改造項目。田子坊和日月光商圈可謂相輔相成。

  在于海看來,不能只有城市更新,卻沒有社區復興,“田子坊作為一個很好的社區復興案例,在未來的上海城市更新中,有很多地方可以借鑒。”

  存在感、牽絆和溫暖讓城市有溫度

  據了解,本次論壇的主題是“我的上海情懷”。雖然嘉賓們各自的角度不同,但情懷中離不開歷史、文化,離不開社區和記憶中熟悉的環境。

  SMG東方廣播中心首席節目主持人秦暢認為,在城市更新中,應保留人們在生活過的街區里的存在感。

  她舉例說,有一位89歲的老人不愿離開老房子,不愿搬去與兒子同住,她每天會到家附近的面館里找人聊天。在小面館里,老人們可以喝茶聊天,什么都不買,服務員會幫他們把茶水添滿。到點了,老人們便各自回家燒飯,下午還在這兒見。老人們成了面館的常客,而面館生意再忙,也不會攆他們走,“因為他們把這里當成了家,當成了這個社區最溫暖的記憶。”

  在秦暢看來,無論是城市中的居民還是過客,無論他們是散步還是短暫停留,抑或長久居住,如果他們能在這個城市中找到溫暖、感受到暖暖的氣息,“那么,這就是一個有溫度的城市。”

  對于保護石庫門的呼聲反映了上海人濃濃的鄉愁,在同濟大學教授王偉強看來,即將開始的春運同樣是鄉愁的一種反映。因為回到家鄉意味著能觸摸兒時的景物、和親朋好友交流,同時,鄉愁也是對故鄉的眷念、對建筑即將消失的一種無奈。

  王偉強表示,中國鄉村在快速城鎮化中流失非常快。據統計報告顯示,中國改革開放初有600萬個自然村,到了現在,可能消失了300萬個。而中國的城市問題是一個系統問題,不僅要從城市角度出發,也需要從鄉村的角度來規劃,既需要鼓勵農民進城,也需要做制度安排,鼓勵市民下鄉。國家從城鄉統籌兩個方面來安排規劃,才能使得城鄉之間的人有序流動。

  在發展中保存石庫門的故事

  穿過小弄堂還連接著大弄堂,在回旋的空間里玩耍嬉戲,這也許是很多上海市民兒時的回憶。可如今,這樣有趣味、有故事的空間正在漸漸消失。上海市文物管理委員會副主任陳燮君表示,這種小弄堂連著大弄堂的空間結構,會讓人們想起很多故事。而如何在城市發展同時,保存好城市中的故事,值得深思。現代社區設計中,應考慮怎么從思想方法論上吸取石庫門的思維方式。比如社區、會所,這是功能設計,不能沒有但要活用,要讓它有精氣神的流通,體現出空間的人文情懷。

  而對于老建筑的情懷表達,還表現在對上海歷史博物館的選址上。陳燮君認為,上海博物館是古代藝術博物館,之于上海來說非常重要。但同時,對于一座城市而言,上海歷史博物館比古代歷史博物館顯得更為重要。

  陳燮君透露,很多同行都希望在南京西路325號上海圖書館老館上新建上海歷史博物館,如果有新館和老館可供選擇,同行們寧可選擇地方小點、條件差點的老館,“這也是一種情懷的表達。”

免責聲明:石庫門是上海獨具特色的建筑 田子坊則是另外一種一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京城在線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 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凡注明為其他媒體來源的信息,均為轉載自其他媒體,轉 載的目的只是為了傳播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即與京城在線聯系 (QQ:1187215932),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

| 相關新聞
四川时时彩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