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點老北京“馬地名”:馬甸原是馬匹交易之地

來源:人民網   2014-03-22 10:57  編輯: 陳敏   人氣:

導讀:  老北京以“馬”命名的地方很多,僅收入各區縣地名志的就有200多個,像馬甸、亮馬河等含有“馬”字的地名,人們大多耳熟能詳。這些“馬地名”都是怎么來的?有哪些趣聞和掌故?   亮馬河——牧馬曬馬之地   亮馬河位于東直門外,歷史上水源充足,牧草豐盛,其名稱的

  老北京以“馬”命名的地方很多,僅收入各區縣地名志的就有200多個,像馬甸、亮馬河等含有“馬”字的地名,人們大多耳熟能詳。這些“馬地名”都是怎么來的?有哪些趣聞和掌故?

  亮馬河——牧馬曬馬之地

  亮馬河位于東直門外,歷史上水源充足,牧草豐盛,其名稱的由來有兩種說法。其一,明永樂年間朝廷曾將御馬苑設在這里,臨近的河流稱為牧馬河,又因馬匹在皇家使用前要清洗和晾曬干凈,所以又將此河稱為“晾馬河”,后諧音為“亮馬河”。另一種說法是早年間來自東北的客商馬隊多經過此地,馬隊在進城之前都要在這條河邊歇息片刻,一來可以給馬喂些草料,二來可以給馬洗個澡,沖掉一路征塵。馬洗好后,便將馬拴在河邊的大柳樹上,等把馬身上的水漬晾干了再進城,以圖吉利,于是這條河被稱為“晾馬河”,后諧音為“亮馬河”。

  馬甸——馬匹交易之地

  馬甸位于德勝門外,元代在大都城內。明初京城北城墻南移后,將此地劃到城外。從明成化年間開始,朝廷在此與來自蒙古的馬販子進行馬的交易,逐漸成為馬的集散地。清康熙年間這一帶形成村落,但居住的人并不多,因多從事馬匹交易,俗稱“馬店”。乾隆年間,蒙古王公貢納的馬匹趕至此地,以供掌管皇宮內所用之馬的上駟院官員挑選,挑選后剩余的馬匹就地變賣。到了嘉慶、道光年間,馬的交易移至德勝門外關廂,這里興起了販羊,但名稱依然叫“馬店”。民國以后改稱為“馬甸”,延續至今。

  馬神廟——供奉馬王之地

  馬神廟位于海淀區阜成路北側。明清時往返京城與西山的馬隊、駝隊多經過這里。為保佑騾馬、駱駝等大牲畜平安旺盛,遂興建了一座馬神廟。馬神即傳說中的馬王,是大牲畜的保護神。該廟始建于清乾隆八年(1743年),正殿供有泥塑的馬神一尊,三目四臂,面目猙獰。馬神兩側為泥塑的水神和草神,廟前有牌樓及山門。清末,馬神廟部分建筑被毀,但仍有牌樓和殘墻。民國二十三年(1934年)在其舊址上建立了私立學校,新中國成立后更名為馬神廟中心小學。而今馬神廟早已消失,只有地名尚存,多條公交線路設有馬神廟站。

  小馬廠——舊京賽馬之地

  小馬廠位于蓮花池東路和會城門公園南面,元代為大都城西南郊。忽必烈定都北京后,把蒙古人喜愛的跑馬比賽也帶到了北京,并在元大都附近建有多處跑馬場,其中的一座就建在今天的小馬廠一帶,成為王公貴族馴馬、放馬、賽馬的場所。清代,由于滿族熱衷于騎射,賽馬活動更為盛行。所以這里的跑馬、賽馬活動被延續下來。到了光緒年間,賽馬活動消失,跑馬場被廢棄。因這里鄰近白云觀,出租車馬、驢的人常匯集于此招攬生意,這里成為拴馬、驢等牲口的地方,跑馬場被改稱為馬場。“庚子事變”之后,北京出現了一種叫“賽馬會”的活動。它不是中國傳統的賽馬,而是所謂西式的賽馬,即馬術比賽。1911年前后,在廣安門外的蓮花池東側,也就是昔日的跑馬場一帶興建了一座賽馬場。因占地面積與清代的跑馬場相比小了許多,故稱小馬場,后諧音為小馬廠。賽馬活動延續到民國后期日漸衰退,賽馬場荒蕪,但地名留了下來。

  拒馬河——絆馬攔馬之地

  拒馬河位于房山區南部,據傳其得名緣于古代一場以少勝多的戰事。晉朝時,羌人石勒一心想向東進犯,并于永嘉二年(308年)正月率領大軍奔赴淶水。西晉皇帝命大將劉琨掛帥領兵攔阻。由于交戰雙方兵力懸殊較大,晉兵難以與之抗衡。劉琨急中生智,命人砍來樹樁,將其釘進河里,樹樁與樹樁間纏上絆馬索,樹樁絆馬索全部隱藏水中。不久石勒率兵沖入淶水河,但其千軍萬馬或被絆馬索鉗制,或被樹樁絆倒,頃刻間人仰馬翻,就連石勒也被困在了河中央,前不能進后不能退,劉琨大獲全勝。為紀念這次戰事,將淶水改稱“拘馬河”,后諧音為“拒馬河”。

  望馬臺——唐太宗觀馬之地

  望馬臺位于平谷區東北部。相傳村西南原有一土臺,名曰望馬臺,村以此臺為名。據傳,唐太宗東征由此路過時,忽然天降暴雨,兵馬寸步難行。他在大營里急得坐立不安,不知道隨行的一千匹軍馬如何?于是冒雨登上營外的一處高大的土臺之上,向四處摻望,但見所有的馬匹均圈養在臨時扎起的馬欄里,才放心地回到大營之中。三日之后,雨過天晴,唐太宗繼續東征。因李世民在此登高摻望軍馬,人稱望馬臺。后來,由山西洪洞縣來的王、閻二姓在此落戶建村,以望馬臺而命村名。

  白馬關——楊六郎降馬之地

  白馬關位于密云縣北部,據傳與楊六郎有關。原來此地有一條野馬川,川里有一匹野馬兇猛剽悍,多有路人被它所傷。一次,楊六郎從此路過,一眼認出這是一匹寶馬良駒,幾番搏斗終于將其降服,從此成為楊六郎的坐騎。白馬跟隨楊六郎南征北戰,馳騁疆場,立下了汗馬功勞。遼兵只要看到楊六郎的這匹白馬還有他的那條盤龍金槍,就會望風而逃。有一次,中原又起戰事,楊六郎欲率兵轉戰雁北,但又擔心遼兵進犯,便把這匹馬放在了現在白馬關的關口上。遼兵到此一看,認出是楊六郎的戰馬,擔心附近重兵埋伏,于是不打自退。從此,傳出了楊六郎獨把“三關口”的故事,而這個關口也被叫做“白馬關”。

  養馬場——存放木柴之地

  養馬場位于永定河東岸,其實古代這里從來沒有養過馬,而是存放木柴的地方,其名源自“楊木場”。古代燒柴做飯、生火取暖乃至皇宮所消耗的木柴、木炭均來自永定河流域的森林。當時,明宮御膳房所用木柴俗稱“馬口柴”,木柴長四尺余,整齊白凈,兩端刻兩口,用繩捆扎。這種木柴主要產自永定河上游支流流域。木柴砍伐后置于河中順流而下,漂流至今天的石景山河段的渡口,撈上岸曬干再運往京城皇宮。在今天的養馬場附近曾有一個渡口,有專人在此打撈從永定河上游漂流到此的木柴。此后,在楊木場附近形成村落,稱楊木場村,后來楊木場消失,地名被諧音稱為“養馬場”。

  馬池口——古代飲馬之地

  馬池口位于昌平區中部偏南,是一個歷史悠久的古村落。早年間從張家口一帶進京的商隊馬幫、駱駝隊走過四十里關溝后多向東南方向行進,馬池口為沿途的一個村落。由于山路崎嶇,負重的馬幫、駱駝隊行走很慢,走到馬池口時往往已近中午。于是,人吃干糧歇腳,牲畜飲水加草料。為了便于途經此地的馬幫、駱駝隊給牲畜喂料、飲水,人們便在村子古廟門外的水井旁建了一排巨大的石槽,井口至石槽之間有一條約五寸寬、三寸深的石溝,從井里打上來的水直接倒入石溝里,水便順著石溝流進石槽。因村里有飲馬的石槽,且村落地處關溝距居庸關之南口不遠,故稱“馬池口”。據傳明朝嘉靖、崇禎皇帝和清代康熙、乾隆皇帝也曾在此停輦,由此村名遠揚,甚至有“小昌平縣,大馬池口”之說。

  賴馬莊——專為馬匹看病之地

  賴馬莊位于昌平區東部,明代設有獸醫站,時稱馬醫房。燕王朱棣遷都北京后,為了防御被推翻的元朝殘余勢力卷土重來,便在長城沿線駐扎了大量軍隊,而戰馬是明軍裝備的重要組成部分,因此朝廷在各州縣設立馬房,大量飼養馬匹,并在馬房較為密集的地方設立馬醫房,也就是專為馬匹看病的獸醫站。今天的賴馬莊一帶就設有一個馬醫房。馬匹有了病,或來此就醫,或請獸醫出診。因常有馬匹來來往往,俗稱來馬房。又因“賴”是“好”的反義詞,馬有了病,自然是賴了吧唧的,而當年到獸醫房就診的馬均有傷病,所以馬醫房又被俗稱為賴馬房。清代形成村落稱賴馬莊,并延續至今。

  馬踏嶺——古代養馬馴馬之地

  馬踏嶺位于房山區蒲洼鄉,也稱大小馬踏。傳說因在這里設過養馬場而得名。唐初,北方占山為寇的劉黑闥到處招兵買馬,為了養馬和馴馬,他在蒲洼北面的山上建了一個養馬場,把從各地買來的大小馬匹弄到這里馴養。他命手下將大馬和小馬分開,把小馬留在東面的山頂草場馴養,把大馬送到西面坡頂草場馴養。上千匹戰馬在山上時而奔跑,時而嘶鳴,場面很是壯觀,草場上到處是馬踏的痕跡。日子一長,人們就把軍馬踏過的兩個山坡叫成了“大馬踏嶺”和“小馬踏嶺”,簡稱“大馬踏”和“小馬踏”,合稱“大小馬踏”,也稱“馬踏嶺”。

免責聲明:盤點老北京“馬地名”:馬甸原是馬匹交易之地一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京城在線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 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凡注明為其他媒體來源的信息,均為轉載自其他媒體,轉 載的目的只是為了傳播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即與京城在線聯系 (QQ:1187215932),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

四川时时彩直播